取自貓街

站在舞台的時間雖然短,但我卻想起了沒接好線的電視。
紅白黃,如果不全部接上,映像就不會出來。
逐一地,我本來脫落了的線,開始漸漸接回去了。

真正的憤怒,令全身都發抖。
如果現在有誰正窺看我的腦海中,應該會看到整片的紅色吧。

現在想起來,這就是結束的開始了!
當我懂得喜怒哀樂的「怒」以後,一切就開始崩潰了。

雖然我們生活在沒有時間的國度裡,但外面的季節卻仍在交替。
那種時刻,始終會來臨吧。

大洋,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好喜歡、好喜歡他,但現在感覺卻很平常了。
就像剛從雞蛋孵出來的雛鳥,會把第一眼看到的東西當作父母親。
對身處暗處的我來說,大洋好耀眼。
我以為待在大洋身邊,就可以把失去的時間找回來。

真是總是一瞬間什麼都壞掉了,一下子什麼都壞的方向。
朝著下去,就像總是被牽引著。

來這兒的人擁有的東西比普通人少,不過取而代之他們擁有別人沒有的東西。

那個幸福是,
經常從別人哪裡要來的幸福,搖搖晃晃。
你自己都抓不住的幸福,誰也不會來為你環抱幸福。

想很珍惜玲,不想給他傷害。
打算深信戀愛,不想失去和他共有的空間。
我所擁有而無法看清的東西,一直迴避著視線。
真的,那時候正是太喜歡了,一直一直在一起痛苦著。

倒下去的話爬起來就好,跌倒了站起來就好。

在風中,只有孤獨一個人。
可是,依然勇往直前。

如果我們四個有誰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從地球的另一邊趕去會合,我走囉!!

世界是敵人時,我也無法很好地發出聲音。

形象是月亮吧,雖然很小,卻用引力牽引著地球。

吶—你為什麼如此拼命?這世界很漫長喔,地獄的螺旋。
恩,我知道,就像童話「紅鞋子」的少女般持續跳著舞,
無法回到那個地方,直到能原諒自己為止。

變得更成熟的時候,就可以原諒自己了吧。

和玲交往的時候,總是想著浩一,
不能見面時就辛苦得想哭。
吶,今晚的月亮,已經不會回來,
和那時候的月亮一樣,是澄色的月亮喲。

附在(港口城市)屋頂上的貓型裝飾,
屋頂上,深夜時經常有貓的集會,聽說那叫「Cat Street」,
居民外出眺望天空時,貓咪們則高尚地俯視人們。

這重重加深的眾多誤解怎樣都沒關係,
在這個地方,聽過無數次呼喚我的聲音,
現在也沒有改變的低沈嗓音,已經不想再讓其遠去。

從黑暗中逐漸習慣了光明,開始的時候什麼也看不到,
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可以好好的看清家人的容貌了。

請你幸福,若你自己不去爭取就無法讓他人也幸福。

連同情的餘地也沒有。
我明明是那樣想的,但眼淚仍透過我的眼流出。
雖然不清楚那到底是我的眼淚,還是那在廢墟中的流浪貓們的眼淚。

我會繼續走下去,牽著身處黑暗中過去的自己的手。
吶,紅葉、浩一、玲,
我能夠和大家並肩前行嗎?
能不能帶給某人夢想呢?

今後也會踏上無數條黑暗的道路,
大概又會迷茫、受傷,再一次變得消沈,
一定又會無數次祈望能得到幸福吧,
不過,我們已經知道通往幸福的小路。

創作者介紹

miniwan

min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