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之二:羅洛‧蘭佩魯基

「我...一直以來都是個道具,嚮團的...哥哥的道具,或許我始終都是被利用的吧。但是,但是那些日子是確確實實存在的,這些回憶使我成為了人。所以,我已經不是個道具了,這是憑我的意志所決定做的事!」--羅洛

R2第一集,在平靜的學園生活中什麼都沒變,唯一的改變就是對魯路修最重要的人,從妹妹娜娜莉變成了弟弟羅洛。魯路修是個好哥哥,依照魯路修對娜娜莉無微不至的照顧,要細心呵護妹妹受傷的心靈,以及照顧四肢不便的妹妹起居生活,同時也要顧好自己學園生活以及課業,就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魯路修很厲害,而且相信會長他們阿什福德家真的給予他們最大的幫助,除了生活照顧、就學,同時因為照顧妹妹很辛苦,除了派了咲世子幫忙照理外,更讓魯路修參與學會,讓他有個可以舒壓、轉換思考的地方,另方面也可以讓他跟學會成員們親近,結交朋友的機會。因此從R2第一集中因魯路修又逃掉體育課補課兩人一起落跑,可以想見魯路修跟羅洛感情是多麼的好。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兩兄弟就像一對感情超好的兄弟,根本想不到其實羅洛是不列顛派來監視魯路修的間諜。但這樣的平靜生活終究因為魔王的覺醒而不復存在。

從第19集因黑騎背叛,羅洛為了救魯路修過度使用GEASS能力而喪命,雖然明知在第17集中他殺了夏莉而對他有所微詞,但回想起羅洛的一生中,真正愛過他又有幾個人?離開世界後能夠為他掉眼淚、記得他的人又有誰?他活著不活著對誰有所意義?漫畫NANA裡面有一句話我很喜歡:「自己的人生必須由自己決定。我現在仍然這麼認為。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如此堅強,只有在得到認同的時候,人才能夠變得更溫柔。」可見得到別人的認同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啊,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認同自己,能被他人所需要,生存的意義恐怕寥寥無幾。

人的意志很薄弱,但為他人努力的意念卻很強烈、力量也因此而強大起來。

人生中,遇見魯路修後整個轉變,以前的他只有名字「羅洛」,卻沒有姓氏,因為魯路修整個才完整了起來。就如幸運草一般,四葉幸運草才能真正為人帶來幸福,所以人們汲汲追尋那難以找到的四葉幸運草,幸福才完整。因為從小被培養成殺手,抹殺掉一切情感,只能生活在孤單與寂寞、黑暗又靜止的空間與時間當中,因為魯路修給了他一個完整的家,讓他的時間開始又流動了起來,能像一般年紀的少年唸書、擁有朋友與珍貴的家人。在那之前的羅洛,就像太陽下的陰影,永遠享受不到陽光的溫煦。或許沒有人能夠與他渡過相同的時間,但是就算只是單純的虛假關懷也好,也能給予他一絲溫暖。羅洛因為魯路修才戴上了「羅洛‧蘭佩魯基」面具,即使本質是個殺手,但不知覺之間,羅洛早已跟面具合而為一。

但這樣的幸福如履薄冰。

相信他在學園那一年的日子,每天都很幸福,但同時卻也對這樣的幸福恐懼,深怕有一天這樣的關係一切就會崩壞,不願魯路修恢復真實記憶,而自己只是個虛假的家人,娜娜莉的替代品。就像以前的童話故事,乞丐跟王子交換生活,到最後乞丐當上了王子,卻不願意交換回來。在魯路修恢復記憶後,即使心底暗暗明白自己不是魯路修真正的家人,娜娜莉才是,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如抹布般被丟棄。但即使如此,心裡對愛的渴望大過於理性,這樣的少年難道不讓人疼惜嗎?因此對魯路修的執著以及對娜娜莉的嫉妒心也比較強烈,眼光永遠只注視著魯路修。

從前陣子發售的CD裡的羅洛的角色單曲,歌詞就是描寫他的心聲

ひとりきりで 何も感じず 生きて行ける そう思ってた
獨自一人 什麼都不必感受 什麼也不可以感受 只有這麼做才能活下去 我曾這麼相信...

ありったけの 優しさもらい せつなさ知るまでは
直到 溫柔與哀傷 從你那體會、瞭解到的感情

運命のアラベスク 暗闇に 光差し込まれて 僕は救い出された
自名為絕望的黑闇裏 自交錯緊縛的藤蔓中 那道光輝解救了我

守るから 今度は僕が 生きる意味ならここにあるから 幸せという 心を僕に くれた人
這次將由我來守護 追尋已久的生命意義就在這裡守護...給予我心盈滿幸福的那個人

...兄さん...
哥哥

就算魯路修因為疑似失去娜娜莉而對他大吼大叫,把他心中的的不安與不願面對的真相全講出來。他還是護著魯路修,一切因為他「自己」選擇了哥哥,不是別人對他下的命令,而是自己思考作的決定,第一次有了活著的真實與回憶,而這樣的回憶讓他願意將自己的一切獻給哥哥,即使死亡也有所覺悟。在突圍黑騎的攻擊中,羅洛不斷用GEASS,導致身體負荷太大,當中魯路修的關心我相信完全都是真心的,其實那時候魯路修已經因為娜娜莉的逝去而失去了奮鬥目標,對自己的生命放棄了。而羅洛出現,即使會失去生命也要拼命救魯路修,這樣的生命是由羅洛拼死得來的,魯路修又怎能輕易浪費呢。

「為什麼...要救我...我...對你…」
「因為...哥哥你又說謊了呢,說什麼討厭我、想要殺了我,都是騙我的吧...」
「是嗎...瞞不過你呢。」
「真不愧是我弟弟。」

在翠綠的森林中,這樣一個只為哥哥的少年就這樣閉上雙眼,微笑著,靜靜地沈睡了。

「啊啊,是啊...你的哥哥...是個騙子呢...」

「羅洛,我和你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這方面,我總是後知後覺。你並非魯路修‧V‧不列顛,而是魯路修‧蘭佩魯基的弟弟,我的...弟弟。」--魯路修

光線透過窗戶射進房間,相框上的照片印著一對微笑對著鏡頭的兄弟。相信在魯路修心中,到最後是認同這樣子一個一心為自己的弟弟,才會將那象徵幸福的四葉幸運草的手機吊飾陪伴在弟弟身旁。希望這樣的一位少年,能夠像童話中的青鳥一般,擁抱真正的幸福。

謹以此文紀念羅洛‧蘭佩魯基。

 

創作者介紹

miniwan

min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